29 1月

Ohotu 的意思是爱

尼日利亚的性工作者运动是如何在暴力威胁下仍茁壮成长

根据尼日利亚的刑事条例,凡从事性工作必须受监禁,但同时政府又声称推广性工作者的教育与規代性就业。事实上,有65%的尼日利亚人生活在国际贫穷线标准之下,显示国内的工作机会大大不足。同时,性工作的刑事化也导致尼日利亚的性工作者沒有保障与基本权利,以至于时常受到警方的暴力对待,更有甚者国内的极端组织“博科圣地”(Boko Haram)也是散布恐惧与暴力的元凶。

“尽管遇到很多挑战,但我感谢上帝赐与我粮食。” – 尼日利亚的性工作者说道

勇气与正面能量

南非性工作者教育及倡导工作组(SWEAT)以及非州性工作者联盟(ASWA)于2010年组织一国际会议,专责提升性工作者人权方面的知识。其中,来自尼日利亚的与会者借着机会为性工作者成立了 “Ohotu 钻石女人倡议组织(前身为WOPI)”。红雨伞基金的志工Eva Jansen 近日访问了Ohotu的协调员Imaobong Abraham Udoh, 又名 Patt Abraham, 关于组织所面对的困难以及Ohotu逆境求生的心路历程。

pat

 

 

 

 

 

 

 

 

 

Ohotu的协调员Imaobong Abraham Udoh ( Patt Abraham)

Patt Abraham说,”Ohotu 在尼日利亚的当地一种方言中代表爱,象征组织的正面精神以及互相支持的力量。“ 这个正面乐观的精神与勇气正是Ohotu组织中最重要的支持力量。该组织专责教育性工作者关于生殖健康和人权,他们在拉哥斯市组织集会和媒体倡导活动,促进性工作的除罪化以争取她們的基本权利。他们所举办的各式活动凝聚当地的性工作者社群,赋予之权力。但Patt Abraham解释道,“这一切并不容易,毕竟对抗除罪化的路还十分遥远。

从遭受警方凌虐到赢得认同

组织的能见度是十分重要的,特别是目前仍在刑事化阶段,并置身在污名化的环境。虽然面临被逮捕的风险,组织成员为了提升各界对性工作者人权的认同意识,仍不顾一切,拉着布条走上街头。Patt解释,提高性工作者与社会运动者能见度的唯一办法,就是要持续教育警方,并花时间与警方建立伙伴关系。

nigeria

 

 

 

 

 

 

尼日利亚在地图上的位置(来源:维基百科)

”在采取行动之前,我们会联络警方代表,讨论组织的计划。我们会试着向警方解释,性工作者也有良好的德行,,他们同样也有孩子要扶养。我们希望下一代比我们过得更好。警方必须了解爱滋病是整个国家的问题,当性工作者能够有机会参与防艾工作,艾滋病疫情才会大幅降低,“ Patt说。

Ohotu已与警方成功建立良好关系,通常警方会让他们有计划的进行活动,并在集会与抗议过程中保护他们。但对尼日利亚的性工作者而言,警方的暴力对待仍是他们最大的挑战。根据Patt 表示,“有不少警察会跟着这些女子,到妓院收取保护费。如果她们不从很可能会依据警察的心情,遭到逮捕或施暴。公安系统的腐败使得原本就不佳的性工作环境更恶化。”

Ohotu建议性工作者,每当在性工作场所或者热点遇到麻烦,必定要拍照存证。如此一来每当警方企图施压时,性工作者能够适当抵抗,减少贪腐行为。“昨天我拜访拉哥斯的一间性工作者场所,最近有一名性工作者与顾客间发生冲突,结果很严重。顾客割伤女孩的耳朵,导致她最后得送医。当时警察就在那里,却什么都沒做。”

迟来的治安

Ohotu 所面临的其他问题还有国内的暴乱冲突与政治紧张局势。由于延迟的大选和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的侵扰(他们去年四月绑架了200多名年轻女性及少女并且持续制造浩劫),使国內很多地方都变得动荡。许多民众,包括不少性工作者都逃回老家安全的地方或者去了小村落避难。不少从移居至拉哥斯的性工作者是来自绑架案发生的地区,并且接亲身触过受影响的家庭。Patt 回想,“在事件发生当时,我们被迫取消许多训练。不仅是因为安全因素,也有很多组织成员纷纷逃亡四散。博科圣地从拉哥斯东北转移至西南,使得许多人担心他们可能无所不在。”

Pattoo Abraham

Patt 在拉哥斯带领性工作者权益促进抗争活动

包括性工作者与顾客,所有人都尽可能从街上撤离,性工作者权益日的活动也被迫延期。但只要情势好转,Ohotu就重新规划组织活动。举例来说,一个活动延至去年6月举行,Ohotu组织了性工作者,妓院场所管理者与人权运动者共同参与的活动,该活动提供性工作相关资讯以及家庭规划,性工作者能够从中学习新技能,例如做衣服与烘焙。

Patt解释,“性工作者学习新技能就能多赚一些钱。对许多性工作者来说,一边维持性工作的,一边养育孩子并不容易。但若能有其他收入来源,例如贩卖自制的珠宝首饰,性工作者便能够有更多元的收入。他们能够花多一点时间在家,兼顾工作与家庭生活。” 然而这并不是为了要将性工作者从他们原有的工作“拯救”出来,而是让他们有更多机会改善生活。

拓展服務版图

Ohotu 是很有雄心有计划的组织。在将除罪化是为组织目标的同时,他们也尽可能推广性工作者的健康服务和艾滋病预防工作。此外,Ohotu希望能将服务对象拓展至性工作者的子女。 “身为性性工作者的子女,他们格外脆弱,他们需要教育与更多的尊重。如果能够将他们聚在一起,情况便能有所改善。”Patt说,“通常他们会因母亲从事遭受污名的行业而遭受其他孩童霸凌,如果我们想协助性工作者,我们必定得帮助他们的孩子,因为他们就是未来。”

尼日利亚的性工作者权益运动没有受到国内严峻的挑战,反而更加茁壮与显著,这都是因为,如Patt所说,“我们厌倦了沉默地死去”。

此文由红雨伞基金 Eva Jansen撰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