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12月

印度性工作者发起全国性运动,呼吁停止对性工作者的暴力侵害

2013 8 月,来自 13 个州隶属于全印度性工作者网络的性工作者代表发起一项全国性运动,推动性工作的反刑事化,最终消除全国范围内针对性工作者的暴力侵害和压迫剥削。此项运动的目标还在于修订《不道德交易防治法》以确保性工作者作为一名普通工作者的权益。

India - AINSW

全印度性工作者网络发起全国性运动以消除针对性工作者的暴力侵害

在印度法律体系里,性工作并不被视为一项职业。因此,性工作者无权享用其他工作者可用的一系列公共服务、保护及福利。性工作场所的工作条件恶劣,在街上招揽客人也不安全。正如全印度性工作者网络的顾问 Smarajit Jana 所说,“性工作者理应与任何其他劳动人员同等对待。”

印度目前在这方面的法律架构由“反人口贩卖”法组成,目的在于防止从事性行业的女性受到剥削。但这种架构忽略了男性和跨性别性工作者的存在,也认为所有的性工作者都是人口贩卖的受害者。

据卡纳塔克邦性工作者联盟报道,在 2008 年德里警方在性工作场所开展的一次“突袭检查与救援”活动中,24 名女性被认定为人口贩子,51 名性工作者则被认定为受害者。但随后发现事实非常明显,大部分“所谓的受害者其实是自愿选择从事性工作的。”此外,警方的行动既没有改善性工作场所的条件,也没有减少人口贩卖的案件数量,只是徒劳地将一些自愿的性工作者认定为受害者。

《不道德交易防治法》对印度性工作者的生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但这项法律本身是自相矛盾的。

根据《不道德交易防治法》,在私人领域从事性工作并不违法;但是依靠性工作者的收入为生活来源却是违法的。如果性工作者的孩子、兄弟姐妹或配偶年满 18 岁,并在经济上依赖于性工作者,他们可能会被起诉。“公共领域”定义太过宽泛,使得守法也变得非常困难。《不道德交易防治法》的这种不确定性为警方的“突袭检查与救援”行动提供了法律依据,让警方有理由逮捕性工作者,即便他们是在私人领域从事性工作。

正如全印度性工作者网络副总裁 Patel 所指:“性工作者所为并不违法。因此,没有人有权利因为我们的工作性质而骚扰我们或是我们的亲人。”

针对性工作者的暴力侵害现象并不罕见,当中也包括警察的压迫和酷刑,在印度有不少性工作者被警察逮捕、骚扰,甚至强奸。全印度性工作者网络的秘书长 Kusum 说道:“警方实施突袭检查,粗暴地对待我们的孩子。他们用不人道的方式污辱、打骂、对待我们,并经常捏造不实的指控。来自警察的暴力是我们这个行业所面临的主要问题,而警察是这个国家人口贩卖的主要受益人。”

2013 年 3 月,他们向妇女和儿童发展部门写信表达对于 IPT 的批评,而随后他们对国会议员的游说也成功阻止了进一步损害性工作者利益的《不道德交易防治法》修正案通过。妇女权力和社会正义委员会曾邀请全印度性工作者网络参与制定对全国的女性赋权的相关政策,其中也包括性工作者。

全印度性工作者网络包含印度 13 个州的 80 多家性工作者组织,于 2010 年正式註冊。全印度性工作者网络呼吁承认性工作是一种工作,反对警察暴力,倡导对性工作者存在歧视的法律进行修订。全印度性工作者网络是红雨伞基金的受助者。

作者:红雨伞基金 Piril Kazanci

转载自 http://hivadvocates.net/advocacy-stories/reforming-policy/sex-workers-in-india-launch-a-national-campaign-to-end-violence-against-sex-work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