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11月

Sisonke(德班):南非性工作者主张人权

Thuli Khoza——Sisonke(德班)的协调员,同时也是红雨伞基金 2014 年同行评审小组成员,向 Zoe Bakker 介绍了在南非性工作者运动地区分部工作的日常事务。其中,她具体分享了对于德班及夸祖鲁-纳塔尔省区域的独特环境的深刻见解,以及他们在工作中所获得的成绩和遇到的困难。

Sisonke 于十年前创立,自称是南非的全国性工作者运动组织。Sisonke 总部位于开普敦,是红雨伞基金的受助者(2012-2013 年受助者),其已利用所获得的主要拨款往七个省份拓展,加强其组织及网络架构,并逐渐实现独立计划。Sisonke 向性工作者提供医疗保健等社会服务、以及与警察、法院系统合作的相关信息。同时开设关于性健康、领导力和人权的工作坊,倡导性工作的非刑事化。

Sisonke(德班)是南非性工作者运动的五大分支机构之一,位于夸祖鲁-纳塔尔省。夸祖鲁-纳塔尔是南非第二大省,常住人口超过 20,000,000 万人,占南非总人口近 20%。德班是夸祖鲁-纳塔尔省最大的城市,位于南非东海岸,人口近 3,500,000。南非的每座城市、每个省份都有其特色,德班和夸祖鲁-纳塔尔也不例外。

“每个省份都有它的历史,有些可能类似,有些可能截然不同。我已经在南非 5 个不同的省份生活过,发现所有的省份都有其独特之处。在约翰尼斯堡,你会发现许多性工作场所,到处都能见到性工作者,但在德班,性工作者主要在街上、私人住所或者按摩会所招揽客人。”

对性工作者运动来说,这意味着在不同的地区,不同的环境需要不同的方法,这也是 Sisonke 组织决定向不同省份拓展,设立分支机构,增加关注度的原因之一。

创意空间

Sisonke(德班)的主要活动是每月举办创意空间活动,聚集性工作者讨论他们在工作中所遇到的问题,以及生活中在家里与家人相处时遇到的问题。这样的创意空间让性工作者有机会畅谈他们感兴趣的话题。每月讨论主题都会有所不同,从应对歧视与暴力的策略,到讨论有关酗酒及药物滥用。

自从德班分部创立以来,Sisonke 的同伴教育者、法律助理已在过去的一年半时间里在性工作者社群中取得他们的信任。他们为赋权所作的努力已经有了回报:女性性工作者在面对警察暴力的时候越来越勇于维护自身的权利。他们也已经把性工作’运动拓展到本省的其他地区。

“夸祖鲁-纳塔尔省非常大。我们的组织是时候向下一个城市下一个地方迈进了,我们不能仅专注于德班,因为到处都有性工作者。这是非常有益的一件事,因为夸祖鲁-纳塔尔许多性工作者已经听说了 Sisonke 的工作,却还未有机会见到 Sisonke 的同伴教育者,参加”创意空间”的活动。”

污名与暴力

在南非,性工作是违法的,就連消費者也遭刑事化。因此,性工作者所遭受的污名与暴力也是非常严重的。

“因为在南非性工作是违法的,警察可以随心所欲地欺负我们,让我们处于最弱势的位置,因此所有人都可以欺负我们。就连像抢劫犯、毒贩子这样的罪犯,也会利用我们弱势的处境占便宜。”

性工作者无法举报针对他们的罪行和暴力,因为他们首先会被质疑,询问他们在干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要想解决针对性工作者的暴力问题,Sisonke(德班)需要克服严峻的挑战。

“我们在白人社区遇到过两次事故。我记得有一次,我们试着跟某个区域的居民对话,这个区域有性工作者在工作,结果谈崩了,甚至都动起手来了,居民追着我们跑。”

Thuli 继续说道,性产业活跃区域附近的居民甚至开始记下客人的车号牌,这“对性工作者的业务无疑是非常不利的”。居民声称这些客人并不居住在这里,而是从其他地方到这来的。但是,Thuli 说道:

“性工作者只会出现在需要他们的地方。如果没有需求,他们也就不会出现。”

这个冲突让性工作者处于艰难的境地,也因此,暴力与犯罪不断增加。

HIV 预防

Sisonke(德班)所面临的另一个挑战阐明了在与性工作者一起努力预防艾滋病的过程中敏感化的重要性。这一点与夸祖鲁-纳塔尔地区尤为相关,该地区所录得的艾滋病流行性(2011 年高达 37.4%)在整个南非排第一位。最近,性工作者对我们的信任产生了动摇,而这种信任是 Sisonke(德班)的同伴教育者和律师助理历经困难才建立起来的。Thuli 解释说这是因为目前相当大部分的拨款都流向了开展艾滋病感染/病患及结核病防控项目的组织。当中的许多组织并未与这个地区的性工作者合作过,对如何解决性工作者问题不够敏感。性工作者的反馈也说明了他们的隐私经常没有得到适当的尊重。

向性工作反刑事化努力

尽管如此,Thuli 仍然充满希望。性工作作为一个行业,最近已被纳入南非国家艾滋病委员会(SANAC)的协助目标。SANAC一直以來致力于結合政府、民间团体和私营企业的力量,一起对抗南非艾滋病、结核病及性传播疾病,而Thuli 正是该委员会性工作者代表。南非国家艾滋病委员会已于去年推出针对性工作者艾滋病关怀和治疗的国家策略计划,SANAC更声称他们将支持性工作的非刑事化。Thuli 总结道:

“我们已经取得了一些成绩,尽管过程缓慢,但是肯定的。规则已被制定,只是尚未被践行。”

由 Zoe Bakker 为红雨伞基金撰写

请点击这里获取 HIV Advocates 对该博客的改编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