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3月

性工作者组织(OTS):萨尔瓦多性工作者人权侵犯情况调查

红雨伞基金受助单位——萨尔瓦多性工作者组织(OTS)对萨尔瓦多性工作者的处境及其经历的人权侵犯情况进行了调查和记录。这种策略形成了一个有效的法律赋权与权利倡议模式。

2014年,萨尔瓦多性工作者组织通过在全国范围内开展自我主导的社区会议、研讨会和实地调查,对萨尔瓦多女性性工作者的生存处境做了一个全面的调查,其目的是摸清各城市、各领域(室外、室内)和各场所(街道、公园、酒吧、夜总会、妓院)女性性工作者的现状。

campa+¦a 5

 

 

 

 

 

 

 

 

组织变革

2004年,萨尔瓦多的性工作者为了应对工作中、家庭里以及整个社会针对性工作者的歧视、虐待和暴力,成立了性工作者组织(OTS)。为了实现目标,性工作者组织向公众普及性工作者的权利,向15个城市站街或站公园的女性性工作者提供同伴援助和艾滋病病毒预防信息。

性工作者组织的倡导策略侧重法律和政策改革,目的是争取性工作是工作的合法地位,保护性工作者的权利,使其免受暴力、污名或歧视的困扰。通过建立性工作者网络和开展其它倡导工作,性工作者组织近年来开始活跃于政治舞台,逐渐在过去排斥性工作者的场合——特别是与市政当局的政策对话圆桌会议——露面。

不利的法律环境

萨尔瓦多的所有城市都适用公共秩序法,对从事性工作的个人处以行政罚款,有些城市还处罚性工作者的客人。

在国家层面,法律并没有将性工作本身视同犯罪,但法律禁止一切与性工作有关的活动(如依靠性工作收入为生)。此外,法律禁止有组织的性交易活动。这些法律为室外和室内性工作者营造了一个敌意的工作环境,也增加了他们遭受暴力和虐待的可能性。

性工作者组织(OTS)反对针对性工作者的任何形式的法律压迫。鉴于现有法律可能加剧或导致人权侵犯行为的发生,性工作者组织呼吁政策制定者重新审视这些法律。

摸清形势

虽然作为一个由性工作者直接领导的组织,性工作者组织已经十分清楚性工作者正遭受种种人权侵犯行为,但该组织依然决定搜集各种人权侵犯证据,以更有效地影响政策讨论,抵制现有的社会规范与习惯。于是,性工作者组织历时数月,通过实地考察,收集了多个城市、领域和场所的性工作者处境情况。

这些面对面的考察增强了工作在农村和偏远地区的性工作者之间的联系,为性工作者组织评估这些最边缘化群体的生存环境提供了一手资料。

通过该调查,性工作者组织与不同的性工作者群体进行了互动,充分认识了置性工作者于暴力和虐待风险的结构性障碍。调查突显了萨尔瓦多性工作行业与性工作场所的多样性和特点以及性工作者面临的具体问题。这种自我反思引发了这些群体的法律赋权。性工作者开始意识到自己应享有的权利,并在地方和国家层面主张这些权利。

主要发现

社会污名与不利的法律环境为性工作者设置了广泛的障碍,对性工作者享有人权的能力产生了不利影响。以下是性工作者组织编写的调查报告摘要,明确了萨尔瓦多性工作者面临的各种挑战与障碍。

SAM_1771

 

 

 

 

 

 

 

图片:OTS性工作者组织的性工作者抗议

法律与政策环境

  • 萨尔瓦多的大多数城市惩罚买卖性服务的行为,那些没有明令惩罚性工作者及其客人的城市往往把性工作场所隔离开来,这些地方远离学校和教堂,缺乏安全保障。
  • 警察动辄因女性性工作者无法支付罚款而抓人。
  • 警察随意执行市政法令。一些城市虽然没有明令禁止性工作,但在实践中借用其它城市的公共秩序法对性工作者实行处罚。
  • 反人口贩卖法对性工作者——特别是室内性工作者的安全与工作条件构成了严重威胁。

安全与支持服务

  • 公共医疗工作者对性工作者的歧视和批判态度威胁性工作者寻求医疗服务与支持的能力。
  • 艾滋病病毒/性传播疾病诊所(萨尔瓦多称之为clínicasvicits)不对性工作者提供综合医疗服务。
  • 艾滋病病毒检测结果通常要在检测一个月以后才出来。性工作者经常遇到检测结果被泄露的情况。在一些情况下,性工作者的健康状况被透露给警察和她们的客人。这就加剧了人们对性工作者的侮辱,也侵害了她们享受健康的基本人权。
  • 部分市政当局随意要求站街性工作者向警察出具健康证,尽管并没有任何法律做出这样的强制要求。
  • 部分市政当局规定,作为颁发营业执照的一项条件,酒吧、迪士高等营业场所的老板必须向警察出示性工作者的健康证。这种毫无法律依据的惯例迫使性工作者接受性健康检测。
  • 大多数性工作者对自己享有什么权利毫无意识,也不知道向谁寻求帮助。
  • 该国现有的社会服务并没有顾及性工作者的需要,绝大多数只针对一般性的女性问题。

家庭生活

  • 部分性工作者受到伴侣的虐待或侵犯,但很少从公共机构获得应有的援助。性工作者普遍不信任警察,警察也不能解决他人对性工作者犯下的暴力罪行。
  • 在一些情况下,性工作者因为职业关系在法庭上丧失对自己孩子的抚养权,或无法享受社会福利。

建立联盟达至改善

根据这些发现,萨尔瓦多性工作者组织公开提出针对性工作者的人权侵犯行为,特别是由执法者犯下的侵犯行为。

作为影响政策讨论工作的一部分萨尔瓦多性工作者组织(OTS)扩大了外部联盟网络并在公共机构面前倡导性工作者权利。

性工作者组织与法律应用研究基金会(FESPAD)和萨尔瓦多妇女发展研究所(ISDEMU)合作开展了一个研究项目,调查萨尔瓦多的司法现状和法律对性工作者的影响。该研究的主要成果是对性工作为什么不应视为犯罪的原因进行了详细分析,并提出了一项旨在将性工作非罪化的法案。此外,性工作者组织的调查报告结果也被纳入了分析之中。

性工作者组织还与多个国家或地方政府组织展开了合作,如人权申诉专员办公室(PDDH)、检察官办公室(Office of the Public Prosecutor)、国家民警(PCN)和市安全部队(CAM)等。性工作者组织通过倡议书和政策讨论圆桌会议与上述公共机构在全国各个城市的分支机构建开展对话。

此外,性工作者组织还积极与女权主义平台Prudencia Ayala和跨性别性工作者支持团体Fraternidad sin Fronteras(无国界互助会)展开互动。

成就

性工作者的法律赋权是性工作者组织(OTS)调查性工作者现状和记录侵犯人权行为策略的最大成就。性工作者组织使用的参与式、以草根为核心的研究方法提高了该组织的倡导能力,性工作者学会了更有效地主张自己的权利。

性工作者组织为萨尔瓦多全国性工作者运动的巩固作出了贡献,同时发展了新的盟友,记录了侵犯性工作者人权的行为,并利用这些证据来影响该国的法律和政策环境。

虽然面临的障碍依然巨大,但性工作者组织已经用行动证明:性工作者社群有能力调动有限的资源。而且他们将一如既往地这样做,直到社会承认性工作者也是工作者、性工作者也应享有人权为止。

红雨伞基金项目助理 Dennis van Wanrooi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