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12月

性工作者站起来反对俄罗斯严酷的歧视性法律

2013 年 5 月,俄罗斯全国性的性工作者组织银色玫瑰被俄罗斯司法部拒绝登记为正式的非政府组织。司法部宣称“没有一种像性工作这样的职业”,指控银色玫瑰违反了国家宪法第 29 条。宪法第 29 条禁止“宣传或发起煽动社会、种族、民族及/或宗教仇恨及敌意的活动。”

银色玫瑰

俄罗斯银色玫瑰组织维护性工作者权益

自从普京再次上任成为俄罗斯总统,在监察及报告全国范围内违反人权的行为时,人权组织面临着更大的挑战。国内法律更加严苛,甚至可能迫害对政权发表批评意见的人。事实上,任何所谓的“非传统生活人士”, 比如男同性恋、女同性恋、跨性别者、艾滋病感染/病患、吸毒者都可能遭受歧视和污名化。

就此而论,性工作者通常属于更加弱势的社会群体,被迫生活在同样严苛的环境里。

在俄罗斯,性工作被刑事化,这让性工作者无法拥有社会或法律地位。同时,东正教鼓励对性工作者的污名和歧视,并把性工作者看作社会道德沦丧的表现。性工作者被视作罪人,破坏家庭的罪魁祸首,不配抚养孩子。俄罗斯普遍存在的艾滋病感染/病患问题则被视为“外国阴谋”,缺乏高质量的治疗,使得性工作者在保护他们的健康、获取医疗服务方面面临更大的困难。而且,俄罗斯的性工作者流动性很大,并非所有性工作者都配有所需的证件,因而增加了他们遭受政府或非政府机构骚扰的可能性。

银色玫瑰的 Irina Maslova 评论道:“我们想把性工作者從暴力、社会歧视及贪污腐败的泥潭救出来。”

7 月之前,银色玫瑰的领导人 Maslova(曾为性工作者)向圣彼德堡地区法院提出投诉抗议,声称司法部决定侵犯了她的公民权利及自由,要求法院撤销司法部的决定并认定银色玫瑰为合法的非政府组织。然而,法官支持司法部拒绝登记的决定,声称该团体的正式申请表中存在技术上的不一致之处。

但银色玫瑰並不轻言放弃。“正式註冊将意味着国家承认我们的存在,我们也像其他人一样拥有同等的受保护的人权,”Maslova 向 BBC 俄罗斯办事处说道。

Agora 是一人权协会,一直在协助银色玫瑰准备再次註冊申请,尽管这次申请很有可能依然会被拒绝,然而银色玫瑰的性工作者已下定决心到位于斯特拉斯堡的欧洲人权法院继续追讨公平正义。

作者:红雨伞基金 Eva Cukier

关于银色玫瑰

自 2006 年起,民间团体银色玫瑰就開始在俄罗斯争取对性工作者的法律认可。如今,这个团体已在不下 10 个地区设有分支机构,代表着这个国家约三百万名性工作者中大部分人的利益。通过运动、媒体工作、参加各类会议,这个团体把俄罗斯国内针对性工作者的诸如身体暴力、性暴力及经济暴力侵害等亟待解决的问题带入公众视野。这个团体为性工作者设立了电话热线,向他们提供法律援助。事实上,俄罗斯性工作者每天都可能遭受这类暴力侵害和骚扰。银色玫瑰是红雨伞基金的受助者。

转载自 http://www.hivadvocates.net/advocacy-stories/sex-workers-stand-against-russias-discriminatory-and-draconian-laws

Diana Stefanesc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