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4月

性工作者在阿根廷科尔多瓦市进行动员

Mama Cash 对 AMMAR-科尔多瓦(科尔多瓦女性性工作者协会)秘书长 María Eugenia Aravena 的采访(刊于 2013 年年报中)

Eugenia 从 1999 年起在 AMMAR-科尔多瓦成为一名活动家。AMMAR-科尔多瓦是一家由 1000 名性工作者组成的自主组织,活动范围覆盖全省,致力于维护性工作者的健康与福利,倡导承认性工作者的劳动权利。2013 年,AMMAR 设立一个为性工作者提供医疗的服务中心。他们在阿根廷创立了性工作者组织网络,为性工作者提供互助网络,同时也为更有效地在全国范围内倡导性工作者的权益。

“我第一次参加科尔多瓦性工作者见面会的时候是 19 岁。當时因为警察和一些反对性工作者的修女联合行动,所以我们提出了抗议。

AMMAR-布宜诺斯艾利斯也参加了见面会并发表了讲话。他们说性工作并不是犯罪,我们应该对这项工作进行组织。当我听到我们并不是罪犯,没有理由可以抓捕我们时,我心里产生了很大的震动。

我曾经有无力感。我经常听一些年长的性工作者讲述她们的故事,讲她们在街上经历过的困难和残酷。几乎每一名性工作者都曾遭到过辱骂、暴打,有些甚至被谋杀。然后我听到了 AMMAR 说我们并不是罪犯。我想:那为什么我们的前辈会遭受那么多的不公平对待呢?

我知道我生而有权。没有人有权利侮辱我、虐待我、将我逮捕入狱,或者抢走我的收入。

在阿根廷,每个省份都制定了轻罪法规。在刑法典里,性工作并不是犯罪,但在轻罪法规里,公开从事性工作将会面临最严厉的惩罚。

警察可以逮捕你,而警察局长则决定你将在监狱呆多长时间。

为对抗这样的轻罪法规,我们已经作了许多努力。媒体很重视我们,政府也会听取我们的心声,虽然他们仍继续采取刑事化政策。公众更加赞同性工作并非犯罪。我们举报警察的骚扰,到街上动员大家停止警察对性工作者的压迫。

许多年来,在科尔多瓦市性工作者都未被拘留过。但在 2013 年,有些性工作者因为政府更严厉的政策而被逮捕入狱,而全球各地对性工作的禁令政策也愈加严苛。我们应该团结其他力量,让社会听见我们的声音。

我们性工作者受到废除主义政策的压迫,这些政策把性工作与人口贩卖相混淆,但相较之下,人口贩卖是一种剥削,是剥夺行动自由。

当性工作与人口贩卖混淆时,人口贩卖真正的受害者将无处可寻。

由于工薪阶级的女性工作选择有限,性工作其实是符合法定年龄的女性所作出的一种选择。性工作者在受教育程度、社会经济地位及弱势程度上各不相同。我们并不是完全相同的。

当选择从事性工作的我们所说的话不受重视时,我们的人权就遭受侵犯。与在这个资本体系里的所有其他工作者一样,我们是为自己的生存而工作。我们要求各界尊重我们工作的权利。

AMMAR Cordoba in action

AMMAR Cordoba in action

AMMAR-科尔多瓦在行动

所有弱势群体组织起来的时候都可能会受到阻碍。单打独斗只会一事无成。我们应该团结起来,一起奋斗。AMMAR-科尔多瓦清楚地知道当我们与他人并肩作战时,其他运动也会支持我们,我们的力量将会更加强大。

性工作者可免费在我们的幼儿园里托管她的小孩,而從事其他运动的人也会来幼儿园——但这并不仅仅因为他们和我们一起示威。幼儿园对所有社群都开放,不只针对性工作者。

我们的运动不仅仅只是为了让性工作者得到肯定,我们是为了所有贫苦大众的土地、公共交通、教育及健康权利而战斗。

我们的努力得到回应。我们不再是单独在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