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4月

中国性工作者说道“请不要再用安全套作为证据”

性工作在中国是违法的,性工作者经常面临警察突袭检查,并在康复中心被强制拘留。因此,因此女性性工作者面临着危险、不健康的工作环境,无法获得医疗服务,包括艾滋病预防。

在中国,与性工作者相关的项目和服务数量较少,大部分聚集于解决医疗问题,尤其是与性传播疾病和艾滋病相关的问题。

当地性工作者的支持组织“信爱”,是 2012 年红雨伞基金第一批受助者之一。其创立人兼负责人蓝蓝说道,“这些非政府组织不能真正和性工作者联系起来,应对他们的特殊需求”。

2000 年,蓝蓝的女儿出生后,为了养育她的女儿和年迈的父母,她成为了一名性工作者。性工作者的特殊需求促使她在天津成立组织,以支持他们的特殊需求。她说,“我们为性工作者开展各类活动,为他们提供职业安全培训、健康培训以及法律培训。”这个组织的使命是建立性工作者的自信、自尊及互助。自信爱成立以来已在中国北部与逾 3000 名性工作者取得联系,这些性工作者均遭受过不同类型的暴力对待。在这些地区,工作选择有限,有许多人并未接受正式的教育。

性工作者除了在街上揽客,也出沒在按摩会所、性用品商店,甚至还有出台陪客服务的。因为信爱所有工作人员都有性工作背景,他们知道如何通过网络及面对面交流接近性工作者,与新入行的性工作者取得联系。

“政府已为性工作者向艾滋病防控项目投入了大笔资金。但低收入的性工作者通常都在卫生条件差、交通不方便的偏僻地区工作。另外,通常同一地区不会同时有太多性工作者,一般只有一到三名,这使得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员工很难接近这类低收入的性工作群体”,蓝蓝说道。

亚洲促进会近期报告指出,由于害怕身份暴露,只有少数性工作者使用非政府组织提供的医疗服务。报告中还提到,许多性工作者提到她们不使用安全套,因为警察会将安全套作为提供性服务的证据。

多数性工作者和她们的客人会以“教育”、“援救”的名义被拘留 6 个月到 2 年而没有任何形式的司法监督。在拘留期间,女性性工作者被强迫劳动,参加强制的性传播疾病测试,但不会被告知任何测试结果。性工作者甚至需要支付其在监狱的生活成本。他们没有机会学习劳动技巧,为以后找工作增加资本。讽刺的是,拘留中心的官方名称却是“收容和教育所”。对许多性工作者来说,从事性工作所受到的侮辱令人气馁,而被发现的惩罚也很苛刻,所以她们不敢暴露身份。

“我也知道如果不使用安全套,我可能会得病”,一名性工作者最近被检测出患有梅毒,她告诉蓝蓝,“但我没有其他选择。客人不愿意带安全套,当警察来查的时候,你也没有时间扔掉。如果被抓,等着我的是长达6 个月的拘留,这么长的时间足以让我家里人知道我从事的工作,到时我就不能再以此为生了”。“信爱刚开始只专注于艾滋病预防工作”,蓝蓝说,“但很快我们就发现在艾滋病预防工作的同时还有其他问题需要解决。例如,我们一些姐妹拒绝使用安全套,因为警察会将它作为从事性工作的证据。“

我们收集了一些性工作者被捕的案例,发现 40 名性工作者中,有 19 名是因为警察使用了安全套作为证据而受到了惩罚。”意识到这点后,信爱调整了它的目标,把与性工作者一起探讨如何在安全的环境下工作作为优先事项。“只有站在性工作者的角度,我们才能成功地开展这些活动。从那时起,便有更多女性性工作者愿意接受我们的服务了。”

由 Alexandra van Dijk 为红雨伞基金撰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