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4月

为什么性工作应被除罪化?

性工作(也就是许多人所认知的卖淫)是一个饱受争议的主题,而且这些争论往往与人口贩卖有关。在大部分的话语中,区分人口贩卖与性工作这两个概念的界限似乎已不复存在。

歧视、侮辱、暴力和疾病——这些是许多国家的性工作者经常要面对的问题。之所以如此,并非这些问题是他们的工作中不可避免的一部分,而是因为社会对他们加以谴责并视其工作为犯罪。

肯尼亚锡卡 (Thika) 有一名17岁的女孩,她因为从事性交易而被当地警方逮捕。女孩被关押在一间拘留室。该警局局长命令一名警员在第二天早晨把女孩送至他的处所。警局局长对她进行了多次强奸。每一次警局局长强奸完女孩以后,她才可以回到原来的拘留室。另外两名警官以同样的方式对女孩实施了强奸。最后,女孩才被释放。 Read More

08 4月

我们真的在聆听吗?

今年1月,全球妇女基金(GFW)联合南亚妇女基金(SAWF)在美国旧金山组织召开国际人权资助者小组会议(IHRFG),会议期间就反人口贩卖活动资助议题的讨论提出了几个重要问题,这些问题必须引起我们的资助机构重视。反对贩卖妇女全球联盟(GAATW)在其近期发布的最新研究报告中罗列了各种反人口贩卖活动资助及其资金去向。该项研究的结论中有一点最让我感到震惊,就是一方面有大笔资金流入了全球各项反人口贩卖活动,一方面是绝大多数人权资助者在该问题上的相对缺位、甚至不愿意参与,这就构成了一个悖论。这让我产生质疑:在设定资助对象优先顺序时我们到底在听谁的?

Read More

17 2月

为所有人决定还是由所有人决定?关于参与式资助的探讨

 “一月份在旧金山举行的 国际人权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Funders GroupIHRFG)大会的 关键主题是创新。在开幕大会上,演讲者们提到在拨款决策中社区加入和参与上的“创新”将成为一大主题,贯穿整个会议日程的各个环节。尽管迅速地受到关注, 但这些实践实际上并不是新事物。专题小组讨论会中提到:

“那么,为什么仍将参与式拨款作为创新呢?不就是一种经验常识吗?”

Read More

29 1月

Ohotu 的意思是爱

尼日利亚的性工作者运动是如何在暴力威胁下仍茁壮成长

根据尼日利亚的刑事条例,凡从事性工作必须受监禁,但同时政府又声称推广性工作者的教育与規代性就业。事实上,有65%的尼日利亚人生活在国际贫穷线标准之下,显示国内的工作机会大大不足。同时,性工作的刑事化也导致尼日利亚的性工作者沒有保障与基本权利,以至于时常受到警方的暴力对待,更有甚者国内的极端组织“博科圣地”(Boko Haram)也是散布恐惧与暴力的元凶。

“尽管遇到很多挑战,但我感谢上帝赐与我粮食。” – 尼日利亚的性工作者说道

Read More

17 12月

苏格兰性工作者教育项目 (SCOT-PEP) 又取得一个里程碑

走向结束对性工作者的暴力


在历史长达十六年苏格兰议会上,与以性工作者为主导的组织有关的法案首次得以讨论。在 2015 11 10 日,八位辩论员、三位苏格兰议员和五十多位其他感兴趣的活跃人士、选民和社区成员聚集在苏格兰议会,参加关于卖淫法变革(苏格兰)议案提案的公开会议。

parliament hearing_scotland2015

议员 Jean Urguhart 站在来自性工作者组织和大学的其他辩论员中。

在最近几年里,尝试将瑞典模式引入苏格兰已成为政局主流,主张将性工作者的客人定为犯罪,而不是性工作行为本身。目前对待性工作者的官方政府政策为“Safer Lives, Changed Lives”,将所有性工作视为针对妇女的暴力,无视所有妇女的位置。

合法但受限

在苏格兰,为了钱财的真实性交易是合法的,但拉客、开妓院和路边求欢属于刑事罪,导致卖淫不可能不违法。这些法律的执行形式使性工作者处于危险中,受到边缘化。Kate Hardy 是一位参加公开会议的辩论员和利兹大学的讲师,她回想起初次来到苏格兰时,发现这里的性工作者可能比之前研究过的任何其他地方都更加隐蔽和孤立。

提案的最终目标是通过废除禁止拉客、路边求欢和开妓院的法律,使性工作除罪化,开始以与其他劳动形式相同的方式规范性工作。最近在议会召开的公开会议是该流程的重要一步,是朝向结束围绕在性工作者的污名化的重要一步。

苏格兰性工作者教育项目 (SCOT-PEP)历史

苏格兰性工作者教育项目 (SCOT-PEP)  大约自 1989 年开始,由政府支持的地方卫生会资助,最初作为服务提供方。但是,直至组织失去政府资助,发展成为倡导组织这一新的身份后,才产生了最近的除罪化推动。在 2013 成功阻止最近一次对瑞典模式的引入后,新活跃分子的大量涌入使组织行动起来,成立了以其性工作者为领导的倡议小组,指导机构的决策。多年以来,其他人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制订政策和法规,使性工作者无法表达自己的声音,一直损害工作者的利益,而作为最熟悉自己需求的专家,性工作者们自己本身是确定政策、弥补影响的最重要声音。

开始着手除罪化

苏格兰性工作者教育项目 (SCOT-PEP) 社運人士聚集到一起,明确表达组织的下一个目标:除罪化。甚至是对于机构理事会成员,当时除罪化也看似是一个不可能的目标。虽然如此,社運人士依然向红伞基金提交了方案,进行争取除罪化和挑战污名的公共运动、社区外展活动、社区研究和缔结联盟,所有这一切最终促成议案。

苏格兰性工作者教育项目 (SCOT-PEP) 随后召集了尽可能多的性工作者,促成“除罪化日”,讨论怎么样的除罪化议案。从那天起,所有活动将致力于这一中心目标。成功的成分是注重创建一系列基于证据的简报文件,确定苏格兰议会中的强大盟友(以 Jean Urquhart 的形式)来提供与议会系统的接触,激活同行和联盟的支持(包括 新西兰性工作者联盟英格兰娼妓共同体)。苏格兰性工作者教育项目 (SCOT-PEP) 理事会成员将议会会议描述为议会高墙内代表性工作者发出声音的标记,显示出公共感知和污名中的转换。从历史上看,这一污名本来是阻上苏格兰性工作者教育项目 (SCOT-PEP) 迈入这一门槛的首要原因。

法律对性工作者生活的影响

除罪化代表对性工作者的伤害减少。虽然社運人士承认,议案本身不会结束对性工作者的暴力和污名,他们也承认,当前围绕性工作者的定罪和法律体制对性工作者的健康和安全有害。禁止拉客和路边求欢的法律强迫性工作者在与客人讨价还价时少花时间,在远离警察的偏僻位置从事交易。甚至是为了安全而与其他人一起工作也遭到妓院法律禁止,其他法律也将通过性交易获得的收入来生活的亲属定为犯罪。在 2007 年路边求欢法律通过后,苏格兰性工作者教育项目 (SCOT-PEP) 确定对性工作者的暴力增长 95%。而且,由于担心被起诉或不受重视,性工作者变得极少报警求助。对性工作者的暴力侵害者清楚这些污名,知道性工作者是易伤害目标。

有趣的是,以前苏格兰议会的辩论员在公开会议上甚至极少提及性工作。他们确定性工作者生活中更紧迫的问题,例如,在财政紧缩措施造成的收益不断减少的情况下,她们无法找到可以支付账单的工作,无法抚养自己的孩子。来自英格兰娼妓共同体的 Niki Adams 指导关注与学生努力支付学校费用、单身母亲以及面对种族主义和其他雇佣形式歧视移民的相关政策,作为解决卖淫政策的关键。

是时候证据制定政策

以证据的研究已达成共识,除罪化是结束对性工作者暴力的合理步骤。认定性工作犯罪的法律结构对从事这一行业的人数几乎没有影响,而只是将性工作者驱散,使她们不被看见。这使得他们更难以获得医疗及其他服务。Nadine Stott 是一位辩论员兼苏格兰性工作者教育项目 (SCOT-PEP) 联执主席,主张创建法规,允许性工作者自行决定界定对性工作者的暴力,授权性工作者拥有对由性工作者自己设计的法律负责的经理人。除非实用的进步的,以性工作者为决策中心的程序的改革提议已被采纳,否则立法委员将是冒险去倡导政策,进一步边缘化性工作者这一最易伤害群体、增长对性工作者的暴力。

苏格兰性工作者教育项目 (SCOT-PEP) 在缔结联盟、干预法律流程和引起对苏格兰形势重视方面所做的努力已成为消除性工作者每天都面临的暴力的重要一步。

作者简介
Seth Lauer
是一名学生研究员,通过国际培训学校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Training) 2015 秋季海外学期作红伞基金志愿者。他研究和记录苏格兰性工作者教育项目 (SCOT-PEP) 志愿者的技巧、策略和体验,确定创建社会和法律变革的最有效倡导实践。他通过档案研究学习苏格兰性工作者教育项目 (SCOT-PEP) 的工作,参加会的公开会议,并在十一月与苏格兰性工作者教育项目 (SCOT-PEP) 委员会成员会面。他的论文将在完成后链接至此。

15 12月

深情缅怀Elena Tsukerman

惊闻我们的同事、战友Elena Tsukerman (Lena)突然辞世,我们感到无比悲痛!在此,红雨伞基金向Lena的家人、朋友、同事和同仁致以衷心的慰问!Lena是一名能力突出、具有高度责任感的活动家,绝不轻言放弃。

Read More

17 4月

探索参与式拨款机制的运作方式及实施原因

2015128日,在国际人权资助者小组(IHRFG)三潘市会议上,由资助者组成的参与式拨款工作组第一次会议顺利召开。在会议召开之前,我们原以为仅有少部分有兴趣的基金会同行莅临参会,但出乎意料的是,整间会议室挤满了40位左右资助机构代表和慈善顾问。看来参与式拨款在美国西海岸正如火如荼地开展。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