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雨伞基金是首个由性工作者指导、为性工作者服务的全球基金。我们相信,性工作者只有在盟友的支持下,通过协调一致的强有力行动来主张自己的权利,才能改变现状。性工作者本身最了解自身的需要,同时最适合为此采取行动。红雨伞基金旨在通过调动资源,加强和维持实现性工作者人权方面的行动。

由于性工作者知道哪些项目或小组能切实促成积极变化,因此让他们做出资助决定十分有用。底线,就是我们的身体,我们的生活,因此对于所有会影响我们的决策,我们应该参与其中(红雨伞基金项目咨询委员会委员)

自其于2012年创立以来,红雨伞基金已给45个国家的性工作者领导组织和网络作出78笔拨款。我们的所有受助者均由性工作者领导的项目咨询委员会(PAC)选出。

在此深入了解如何申请拨款。

 


精彩内容

Source: AMMAR

为什么性工作应被除罪化?

性工作(也就是许多人所认知的“卖淫”)是一个饱受争议的主题,而且这些争论往往与人口贩卖有关。在大部分的话语中,区分人口贩卖与性工作这两个概念的界限似乎已不复存在。 歧视、侮辱、暴力和疾病——这些是许多国家的性工作者经常要面对的问题。之所以如此,并非这些问题是“他们的工作中不可避免的一部分”,而是因为社会对他们加以谴责并视其工作为犯罪。 肯尼亚锡卡 (Thika) 有一名17岁的女孩,她因为从事性交易而被当地警方逮捕。女孩被关押在一间拘留室。该警局局长命令一名警员在第二天早晨把女孩送至他的处所。警局局长对她进行了多次强奸。每一次警局局长强奸完女孩以后,她才可以回到原来的拘留室。另外两名警官以同样的方式对女孩实施了强奸。最后,女孩才被释放。
2

我们真的在聆听吗?

今年1月,全球妇女基金(GFW)联合南亚妇女基金(SAWF)在美国旧金山组织召开国际人权资助者小组会议(IHRFG),会议期间就反人口贩卖活动资助议题的讨论提出了几个重要问题,这些问题必须引起我们的资助机构重视。反对贩卖妇女全球联盟(GAATW)在其近期发布的最新研究报告中罗列了各种反人口贩卖活动资助及其资金去向。该项研究的结论中有一点最让我感到震惊,就是一方面有大笔资金流入了全球各项反人口贩卖活动,一方面是绝大多数人权资助者在该问题上的相对缺位、甚至不愿意参与,这就构成了一个悖论。这让我产生质疑:在设定资助对象优先顺序时我们到底在听谁的?
picture nadia

为所有人决定还是由所有人决定?关于参与式资助的探讨

 “一月份在旧金山举行的 国际人权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Funders Group,IHRFG)大会的 关键主题是创新。在开幕大会上,演讲者们提到在拨款决策中社区加入和参与上的“创新”将成为一大主题,贯穿整个会议日程的各个环节。尽管迅速地受到关注, 但这些实践实际上并不是新事物。专题小组讨论会中提到: “那么,为什么仍将参与式拨款作为创新呢?不就是一种经验常识吗?”

More highlights